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三国之无赖兵王最新章节
本站永久地址:baoooo.com 微信公众号:txt12315

第2282章 卧房里的正经事

三国之无赖兵王 | 作者:讳岩 | 更新时间:2018-07-13 12:05:21
推荐阅读:抗战之红色军神抗日之无敌战神终极至尊兵王绝品兵王绝世凶兵至尊特工无敌妖孽兵王南明大丈夫汉乡涩妃别乱来
  曹铄给曹恒和曹毅做了分析以后,目光分别在俩人脸上扫过:“你们从卫玉身上学到了什么?”

  “包容,隐忍。”曹恒说道:“难怪父亲一眼就看中了他,年纪轻轻就有这份胸襟,确实是我们所不具备的。”

  “他只是望月楼的总管事,尚且懂得这些,你们身为大魏公主,尤其是恒儿,作为长公子,你以后还要从我手中接管大魏,肩上的责任很重,还得多向卫玉学着些才是。”

  “父亲说的,我都记下了。”曹恒当即答应了。

  曹毅也在一旁附和着。

  目光又落在曹毅的脸上,曹铄问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允许你跟着恒儿?”

  曹毅低头回道:“父亲要我跟着长兄,是想我们兄弟齐心协力,一同击破异族。”曹毅躬身回应。

  曹铄摇头:“击破异族对于你们兄弟和睦来说,后者更加重要。我是看到你俩感情颇深,想要你给其他兄弟做个表率,要他们也明白,身为大魏公子,他们一则是要为大魏着想,而则是要跟随恒儿脚步。等到将来我把江山交给恒儿,你们还要辅佐他成就不世霸业。”

  站了起来,曹铄走向门口。

  曹毅赶忙为他把房门打开。

  守在外面的邓展和祝奥向曹铄躬身行了一礼。

  站在门外,望着黢黑的庭院,曹铄对跟在身后的两个儿子说道:“国以霸业为重,家以和睦为先。天下太大,大到超出了你们的想象,只要大魏还在,大魏的将士就将踏遍天下间的万水千山。而你们在家,却要兄慈弟恭彼此扶持,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加长远。”

  转过身,曹铄面向曹恒和曹毅:“我刚才草拟了一分告家人书,明确的说了,家中任何没有继承权的子嗣,倘若觊觎大权,其他人共讨。”

  “父亲的教诲,我俩铭记于心。”曹恒和曹毅躬身应了。

  曹铄摆了摆手:“天色不早,你俩也都回去歇着吧。”

  “还请父亲珍重,早些歇下。”兄弟俩躬身一礼,告了个退离去。

  离开曹铄的书房,曹毅向曹恒问道:“父亲刚才说的那些,是不是怀疑我们兄弟之中会有人对长兄不利?”

  “我觉着父亲担心的并不是我们兄弟。”曹恒说道:“他所担心的应该是我们的子嗣那一代。”

  曹毅皱了皱眉,对曹恒说道:“我还不信,后宅之中哪个敢翻了天。长兄到时要是下不了手,我愿代长兄行事。”

  “你打算怎么行事?”曹铄扭头看向他问了一句。

  “冷宫已经被父亲给废了。”曹毅说道:“倘若谁真的敢做那种事情,我就把他给扭住丢进冷宫,放个桌球让他玩上一生!”

  曹恒还以为曹毅会说出这么一句,让曹恒感到很是好笑。

  他对曹毅说道:“有些事情没发生的时候,我们还是不要多想。疑神疑鬼,最终只会让我们自己陷入困惑,对于事情的解决并没有什么好处。”

  “长兄教诲的是,我都记下了。”曹毅躬身应了。

  “天色不早,还是早些回去歇着。”曹恒抻了个懒腰,在曹毅告退的时候,他突然冒出了一句:“你还没有娶亲,跟随我出征之前,是不是该把亲事给办了?”

  “长兄说的哪里话,我年纪还小……”曹毅恒是尴尬的回道:“身无尺寸之功,怎么好提起亲事?”

  “只是不好提,并不是不想提。”曹恒笑着说道:“回头我和父亲说一声,看看能不能选个好日子,给你张罗一门亲事。”

  “长兄可别……”曹毅更加尴尬了:“要是长兄提了,父亲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曹恒说道:“如今大魏人丁寥落,作为大魏公子,你总不能不为大魏认定兴盛做些什么。这件事交给我,你就不用理会,只管等着迎娶新妇就好。”

  “可是……”曹毅还想推辞,曹恒拍了一下他的手臂:“你先回去,趁着父亲没睡,我现在就去与他说这件事。”

  曹毅愣了一下,错愕的问道:“长兄现在就要去见父亲……”

  “那是当然。”曹恒说道:“父亲日夜操劳,明天说不准还有更多的事情,有什么话想要和他说,当然得趁着现在。否则你以为什么时候稳妥?”

  被曹恒这么一问,曹毅没好再多说。

  可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尴尬。

  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曹恒笑着说道:“你也不用如此尴尬,我俩不过想差一岁,我和你嫂嫂成婚的时候,也就是你这个年纪。说起来,你确实是该考虑婚配了。”

  “任凭长兄做主好了。”曹毅躬身向曹恒行了个大礼。

  “先去吧。”曹恒示意他先离开。

  曹毅告了个退离去,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曹恒转身走向曹铄的书房。

  他们走的并不远,书房里的灯还在亮着。

  自从做了魏王,曹铄每天的事情要比曾经多了不少,书房半夜还亮着灯,也是经常的事情。

  曹恒去而复返,邓展和祝奥迎了上来。

  邓展问道:“长公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找主公?”

  “正是。”曹恒说道:“刚才我突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情,想要请父亲做主。”

  他随后向邓展问了一句:“敢问邓将军,父亲有没有歇下?”

  “主公还没有出来,应该是有些事情正在处理。”邓展说道:“天色不早,长公子可不要耽搁太久,主公最近这些日子睡的很少,长久下去,身子可吃受不住。”

  “邓将军交代的事情我记下了。”曹恒向邓展拱了拱手:“我把话说完就走。”

  “长公子稍等,我这就去想主公通禀。”邓展应了一声,回到书房门外。

  听说曹恒去而复返,曹铄令他进屋说话。

  走进书房,曹恒对曹铄说道:“孩儿去而复返,并非存心耽搁父亲歇息,只是有件事情觉着应该先给处置了,对以后征讨异族有着不少好处。”

  “不要在这里说。”曹铄站了起来:“处置了不少事情,这会头疼的厉害。你陪我在后园走一走,有什么话,路上说就好。”

  曹恒答应了一声,随后提醒曹铄:“天色不早,父亲可不要走动的太久。”

  “我也没打算走动太久,只是在后园漫步片刻就好。”曹铄走向门口,曹恒跟在了他的身后。

  父子俩走出书房,曹铄在前,曹恒跟在他的侧后,而邓展和祝奥则随同在后面。

  回头看了一眼邓展和祝奥,曹铄说道:“天色不早,这里也用不着你俩,先回去歇着好了。我身边有恒儿陪同就好。”

  邓展和祝奥躬身一礼,告退离去。

  他俩离开,还带走了所有的卫士。

  小路上只余下曹铄和曹恒父子俩人。

  曹铄向曹恒问道:“你去而复返,究竟是有什么话和我说?”

  “是二弟的事情。”曹恒说道:“二弟与我只差一岁,如今他也到了可以婚配的年纪……”

  看向曹恒,曹铄诧异的问道:“你说的要紧事就是这个?”

  “正是。”曹恒回道:“也许父亲认为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我却觉着,二弟的婚事对于讨伐异族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你倒是给我说说,他的婚事怎么和讨伐异族就有了关系?”曹铄示意他说下去。

  “父亲不久以后将要登基。”曹恒说道:“登基以后,就是我和马将军各自率领一支人马讨伐匈奴和羌人。我这边倒是还好说,马将军那里,难道父亲不打算给其中某位将军一些好处?”

  曹铄当即明白了曹恒的意思。

  他点了点头,对曹恒说道:“你的意思我是明白了,想要通过毅儿的婚事,与其中某位将军联姻。这样一来,西凉那边也就更加稳妥。”

  “我正是这个意思。”曹恒对曹铄说道:“而且我还想到和与哪位将军联姻。”

  “哪位?”曹铄问道。

  “关云长,关将军。”曹恒说道:“听闻关将军有一女儿关凤,人品端正相貌俊秀,关将军对她也是十分疼爱。要是父亲肯答应这桩婚事,孩儿愿一力促成。”

  “关云长与张翼德是结义兄弟,俩人感情很是深厚。”曹铄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其中一人做了决断,另一人绝对不会与他站在一处……”

  捏着下巴,曹铄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我觉着也是稳妥的很。毅儿如今也是成年,应当可以谈婚论嫁。至于关将军那里,你去确实要比别人去更加合适。”

  “多谢父亲成全。”得到曹铄允准,曹恒当即躬身行了个大礼。

  “刚才我在书房说的那些话,其实并不是只针对你的兄弟们。”曹铄岔开了话题,对曹恒说道:“身为大魏长公子,你早晚会继承我的家业,无论是作为兄长还是作为大魏皇帝,你对兄弟们都得怀有包容之心。不过包容归包容,却绝对不能让他们手中握有兵权。你也是领军上过沙场,并不是以往生活在后宅全然不懂世事,我说的这些,你应该会有所领悟。”

  “父亲说的我都明白。”曹恒回道:“兄弟们富贵荣华,我是必定全力保全。至于兵权,除非出征,也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掌握。”

  “有些话我是不该和你说,以后也不会再与你说。”曹铄说道:“你自己能够领悟,才是最重要的。”

  “孩儿谨记父亲教诲。”曹恒躬身应了。

  抬头看着黢黑的天空,曹铄说道:“今晚浓云密布,说不准会有一场大雨。天色也是太晚,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回去歇着吧。”

  “父亲要去哪里,我先送父亲过去。”曹恒回道:“夜路难走,虽然是在皇宫后院,孩儿总是不太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曹铄笑着说道:“我带兵打仗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皇宫后院的夜路,难不成我也走不得了?”

  “并不是说父亲走不得。”曹恒回道:“只是前些日子皇宫里发生的那些事情,让我如今想想还心有余悸。无论如何,还请父亲允准孩儿相送。”

  “既然你坚持,那就送我去你甄家母亲住处好了。”曹铄说道:“明天一早,你别忘记去关将军家中,向他提起毅儿和关将军家中小姐的婚事。”

  曹毅是甄宓生养,曹铄打算去见甄宓,也是因为曹毅的婚事无论如何得和她说上一声。

  送曹铄到了甄宓住处门外,曹恒才告退离去。

  等到曹恒走了,曹铄走进小院。

  长安皇宫里的怪事消失以后,曹铄令人去把家眷都给护送到了这里。

  甄宓来到长安的日子,总共也不过只有两天。

  家眷来到长安,依着曹铄以往的做法,他总是会在前几天都去袁芳那里。

  没有想到曹铄会突然来了,已经睡下的甄宓匆忙穿起衣衫迎了出来。

  来到曹铄面前,衣衫和云鬓都很凌乱的她欠身一礼:“不知夫君驾临,妾身衣衫不整,还望恕罪。”

  “衣衫不整又有什么。”曹铄嘿嘿一笑,压低声音对甄宓说道:“你不穿衣衫的模样我也是见过了无数次,此时已是深夜,穿戴的太齐整了,脱起来也是麻烦。”

  早就是老夫老妻,甄宓也没了早年的羞涩。

  她向曹铄露出甜美一笑:“夫君说话还是没个正经,身为魏王,怎么也得有些王者的威仪。”

  “在外面我当然是要有王者威仪。”曹铄撇了撇嘴说道:“可眼下是在家里,我还有必要做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不说其他,只看我后宅那么多儿女,也知道我和你们这些夫人没少坦诚相见。”

  “夫君是越说越不像个样子。”甄宓笑着回道:“夫妻房中的事情,哪有拿到外面来说的……”

  “不在外面说,那就到房间里面说。”曹铄搂住甄宓的腰,与她一同走向房门:“先把正经事给办了,晚些时候我还有另一件正经事要和你说。”

  甄宓当然知道他说的正经事是什么,向跟在身后迎出来的贴身侍女吩咐:“去打些水,伺候魏王洗漱。”

(本章完)
三国之无赖兵王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sanguozhiwulaibingw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涩妃别乱来三国之风起汉末春秋故宅重生东汉之君临四海无敌宝宝之神秘总裁有点坏表哥快跑舌尖上的炊事兵南宋第一神仙三国之小军师大唐农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