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天唐锦绣

第七十八章 糊涂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9-07-10 11:26:4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百炼飞升录修罗武神校花的贴身高手牧神记(牧神纪)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品邪少造化之王天神诀逆剑狂神
  雨幕之中,两人稍稍错开,举步同行。

  苏定方道:“哦?虽然张别驾乃是朝廷命官,不会与乱臣贼子纠结在一处,不会既然有这等谣言传出,对于张别驾的名誉到底是一些损害,那就派人请张别驾到水师兵营加以澄清,事后自然不会再有人拿着这件事说三道四……”

  两人的话语声音不小,身后门内的穆元佐听得清清楚楚,待到两人共撑一伞走入雨幕之中,身影渐渐模糊消失不见,穆元佐方才露出得意的笑容。

  上官仪果然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难怪能够得到房二郎之器重,亲自给自己写信举荐其前来江南为官。

  自己只是稍稍一提,便能够闻弦歌而知雅意,有前途!

  然后,穆元佐再一次发现,似乎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两个的都了不得……

  有根底、有能力、有靠山,这等年轻人现在看似官职不显,可是假以时日,定然青出于蓝而出类拔萃,迟早能够在朝堂之上占据一席之地,与之相比,自己的仕途之路已经达至巅峰,再过上几年调往长安三省六部九寺之内任一个轻省一些的官职养老,便要致仕告老了。

  当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江山代有人才出呐……

  *****

  张家府宅。

  张明圃将自己关进书房之中,谁人也不许靠近,他要静下心来,仔细思忖眼下之局势。

  只不过越是凝神细思,越是觉得形势不容乐观,甚至用一句“危若累卵”来形容亦不为过。

  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终于出现,裴行俭硬生生在自己一个小小的疏漏之中寻找到了破局的捷径,将丢失震天雷这等罪责深重之大案,攀咬到了关陇贵族们身上,此时再想让房俊承受李二陛下之怒火已不可能……

  此事必将震动天下,门阀勾结陷害大臣,这该是如何骇人听闻?

  张明圃几乎可以想象李二陛下知晓此事之后,会是何等的怒火万丈,定会诏谕三法司立案审理,誓要查一个水落石出!

  水落石出是肯定不会水落石出的,这件案子到了最后查到关陇贵族身上,甚至是长孙无忌身上,难道皇帝还能大举牵连,将整个关陇都卷进来?谁都知道皇帝现在是一手打压世家门阀,同时也掌控着火候,不至于使得世家门阀有“灭门亡族”之忧虑,所以事情必会在某一个截断被叫停,将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皇帝可以容忍关陇贵族一些僭越底线的行为,一切为了大局稳定,但是关陇贵族们必须就此事给皇帝一个交待。

  怎么交待?

  这就需要一个替死鬼,担负起全部罪责,背负其所有黑锅。

  毫无疑问,他张明圃便是最佳之人选……

  张明圃遍体生寒,欲哭无泪。

  本想着经此一事展现自己之能力,亦能够与自己那位舅父将关系处得愈发紧密一些,获得舅父的垂青,由此得到重返长安、进入中枢之机会,却不料事与愿违,振兴门楣无望,反而可能将家族拖入无底之深渊……

  绝对不能留在这里,束手待毙!

  想通了前后关节,张明圃当机立断,什么家族荣耀,什么封妻荫子,都比不过自己的一条命重要。连自己家都顾不得了,谁还能顾得上长孙家如何?只要自己能活着,哪管他洪水滔天!

  当即,张明圃叫来几个亲信,收拾了细软行囊,换了一身奴仆的衣物,悄悄的离家潜逃。

  他的子女妻子都在武威老家,苏州这边只有前来上任之后纳的几房小妾,想来依着陛下对于臣子的宽厚,尚不至于连累子女跟着遭受株连,侯君集谋反作乱,这放在历朝历代都得夷三族的罪名,他儿子不还是活得好好的被送去充军流配?

  至于家族荣辱,那实在是顾不得了……

  就在张明圃潜逃之后不到半个时辰,大批水师兵卒便蜂拥而至,砸开张家大门,如狼似虎的冲进去。

  片刻之后,方才知晓张明圃已然潜逃之事实……

  大门口,撑着伞的上官仪扼腕道:“来迟一步,居然被这贼子逃之夭夭,未能绳之以法,实在是可惜!”

  苏定方不是人文,但是对于上官仪这等温润如玉的读书人素来亲近,闻言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有些时候,做事不能太过苛责于结果,用尽力气去将一件事做到极致,却也未必便能够收获最好的效果,这亦即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尤其是在朝堂之上,凡事较真,却往往处处难遂心思……以前某不明白这个道路,只是理所当然的认为付出就要有所回报,却不懂得世间之事哪来的那么多明明白白?有时糊涂,才是真正的智慧。年近四旬才懂得这个道理,不过倒也不晚。”

  这是苏定方屡经打压排挤、空有满身才学却郁郁而不得志多年以后,方才领悟出来的处世哲学。

  “有时糊涂”并非没有底线,而是要懂得“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的道理,凡事不能斤斤计较于得失,该做的做好,然后顺其自然。

  人活世间,有时候“和光同尘”一些,得到更多人的肯定,反而能做更多的事……

  上官仪不是蠢货,只是略微思索,便明白了苏定方言语之中的点拨。

  抓住张明圃很容易,按照张家奴仆的供词,张明圃顶多也就离开了不足一个时辰,此刻怕是仍未脱离苏州范围,水路早已被水师封锁,想要离开,也就只能骑马或者乘车,这大雨滂沱道路泥泞,一个时辰能走多远?

  只要想追,肯定追得上。

  然而追上去抓捕之后呢?

  若是这张明圃亦学着王敬训那般“畏罪自杀”倒也罢了,可万一他自己先招供了呢?

  抖落出其身后尚有某些人物在推波助澜,甚至于幕后主谋,你让李二陛下怎么办?

  证据确凿,不予惩罚,那便是徇私枉法。

  可若是给予惩罚,整个局势瞬间又变成了皇权与某一些势力的对立,这种对立是绝对没有缓冲的,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不分出一个雌雄高下,绝难罢手。

  这与李二陛下缓缓图之的施政策略完全违背……

  到时候将一切都摆在台面上,看似案件告破,实则谁也没有回旋之余地,难道那便是皇帝想要的结果?

  还不如隐晦一些处置,虽然没有确凿之证据,但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儿,皇帝照样可以拎着耳朵质问,谁若是抵赖不认,那就是公然挑衅皇帝之权威,哪里有那么傻的人?

  退一步,糊涂一点,结果却是大家都可接受。

  *****

  张家府宅对门的一处茶楼之内,一位头戴斗笠的青年凭窗而立,目光越过倾斜的雨幕,看着苏定方与上官仪敛袂而去,留下一众如狼似虎的水势兵卒将整个张府团团围住,彻底搜查。

  片刻之后,茶楼的伙计飞快的顺着楼梯跑上来,气喘吁吁的低声道:“大郎,张明圃已然潜逃,不知所踪!”

  长孙郎君轻轻吐出口气,心里松快了一些。

  若是张明圃被捉住……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那是逼着陛下与长孙家撕破脸面呐!

  在他身后,一名打扮成脚夫模样的汉子上前,用冷硬的语调说道:“长孙郎君,如今水道被封锁,张别驾又潜逃不知所踪,吾等想要返回高句丽实在是千难万难,这可如何是好?”

  长孙郎君头上戴着斗笠,遮住了大半张脸,此刻看不到面上神情,只是淡淡说道:“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返回高句丽自然有的是办法,水师之中亦非是铁板一块……不过眼下吾等还不能返回高句丽。那一伙伏击吾等之黑衣人到底适合来路,务必要查清楚,将那些震天雷追回,否则何以回去高句丽面见大莫离支?”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超级老虎机系统重生之独行刺客传承基地一等家丁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