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天唐锦绣

第七十九章 破局

天唐锦绣 | 作者:公子許 | 更新时间:2019-07-10 19:03:1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绝品邪少天神诀万古神帝修罗武神至尊剑皇牧神记校园修仙九霄仙冢无敌唤灵我的贴身校花
  那高句丽武士面容冷硬,舌头也硬,吐字不清道:“这与吾等有何关系?咱们二十几人自高句丽潜入华亭镇,如今只剩下这三五个,非是吾等不能尽心尽力,实在是螳螂捕蝉,那个家雀在后……非战之罪也。大唐水师强悍,且上下尽皆装备火器,一旦泄露行藏,水师兵卒蜂拥而至,死无葬身之地矣!”

  别看如今高句丽上下尽皆叫嚣,说什么大唐若敢来攻那就让其有来无回,并且扬言俘获李二陛下,换回来几个公主给军中大将当小妾……

  话有多硬,心里便有多需。

  数十上百万的精锐大军陈兵边境,时刻磨刀霍霍厉兵秣马,整个高句丽早已风声鹤唳,据说平壤城里的那些个达官贵人们就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唯恐大唐水师直接溯流浿水而上,一觉醒来便兵临城下,当了亡国奴……

  尤其是对于横行大洋的大唐皇家水师,可以直接在任何地点登陆截断高句丽大军的粮道,亦能够源源不断的给予大唐军队补给辎重,更是令高句丽上上下下颇为忌惮。

  ……

  高句丽举国戒备大唐,早已在十余年前便开始。

  贞观二年,大唐攻破突厥领利可汗,高句丽荣留王遣使奉贺,并上封域图。贞观五年,李二陛下诏遣广州都督府司马长孙师往,前往收痊隋炀帝东征之时兵将战亡骸骨,并且捣毁高句丽所设京观。

  荣留王深感恐惧,唯恐大唐再度延续隋朝东征之攻略,希望倾全国之力修筑一道长达千余里的长城,贯穿南北,将大唐军队阻挡与长城之外。

  然而长城岂是想修就能修?

  区区高句丽地少民寡,即便是全国征调民夫、举国吃糠咽菜,也修不起长达千里的长城,所以这个伟大的构想也只能存在于荣留王的案牍之中。千余年之后,将高句丽人视为祖先的棒子们从故纸堆中发现了这一线索,顿时兴奋莫名!

  这就是伟大的高句丽曾经宇内无敌的证据啊!

  瞧见没有?汉人能够修筑长城,咱们高句丽也能,说不定汉人修筑之长城乃是年代久远以讹传讹,根本就是从高句丽这边传说过去的,汉家所有的长城,其实根本就是高句丽人所修筑……

  只是可惜,数遍辽东大地以及半岛之上的山山水水,也没有查寻到一丝一毫所谓“高句丽长城”过的痕迹,哪怕死一砖一瓦都没有。

  这就很尴尬了,一般来说历史上某些存在过的建筑会因为时光的侵蚀、地壳的变迁而崩塌损毁,从而湮灭在无敌的岁月之中,但是再怎么崩塌、侵蚀,总也不至于连一砖一瓦都找不见吧?

  事实证明,所谓的“高句丽长城”是肯定没有的。

  但是高句丽人聪明啊,修不起真的长城,那么拿什么来抵挡大唐的无敌之师呢?

  便有人相处一个办法,沿着辽东中部的山脉一路修筑山城堡垒,然后将这些山城堡垒练成一线……

  历时十六年,“长城”终于建成,渊盖苏文率领举国之兵力拱卫这些山城堡垒,以之抵抗大唐的征伐。

  ……

  陈兵辽东的数十万大军,就如同悬在高句丽头顶的利剑,随时随地都可能掉下来,而且一定会掉下来,所以高句丽上上下下面对大唐的时候总是嘴硬,可心里着实怕的一匹……

  长孙郎君面容隐在斗笠之下,不见神情,语气却颇为不屑:“在大唐这片领土之上,吾保你无事。”

  那高句丽武士显然不信,嘀咕道:“吹什么牛,你自己都成了丧家之犬,还能保得住我?只希望你在碰上房二之时,还能这般镇定自若。”

  长孙郎君沉默下来。

  空气中似乎忽然泛起丝丝寒意……

  高句丽武士咽了一口唾沫,他心里清楚这位长孙郎君非常受大莫离支看重,若是惹恼了他,将此次行动失败的责任往自己山上一推,回到高句丽,自己就得被暴怒的大莫离支点了天灯……

  “一切听从长孙郎君命令便是,您怎么说,吾怎么做!”

  权势之下,高句丽武士果断认怂。

  长孙郎君依旧不言不语,站在窗前的身形一动不动,似乎余怒未竭,半晌,这才冷冷说道:“不尊将令,实乃行伍之大忌。如今尔等与吾离心离德,对于吾之命令颇多抵触疑虑,若是继续行动下去,恐怕有倾覆之祸。既然如此,还不如早早返回高句丽。”

  高句丽武士大惊失色,连忙道:“郎君息怒,是某的不是,某给你赔罪……”

  “吾承受不起!将军乃是高句丽王族,位高权重,又深受大莫离支的信赖,吾岂敢当您的赔罪?当真要赔罪,烦请将军回到高句丽之后,去跟大莫离支赔罪吧。说到底,吾只是个外人,能否得到震天雷,能否离间大唐皇帝信任房俊、苏定方的心思,又与吾何干呢?”

  言罢,长孙郎君伸手拽过搭在一旁桌子上的蓑衣,从容的披在身上,转身下楼。

  高句丽武士面色铁青,却是敢怒不敢言,唯有狠狠一跺脚,紧跟在长孙郎君身后下了楼,走出门口,走进漫天雨幕之中。

  *****

  华亭镇。

  码头上被砸毁的仓库已然清理完毕,其中废墟之中收集出来的被炸死的兵卒残破的尸首业已收敛,只是震天雷的威力巨大,又是许多枚在一起炸响,兵卒的尸首都已经残破不堪,难以辨认。

  水师自有其制度,这些兵卒虽然并未阵亡于疆场之上,却也是看守军械物资而被贼人所害,等同于为国捐躯,故而将其尸首收敛之后,择日安葬于吴淞口西侧的山包之上,那里有水师阵亡将士的公墓。

  皇家水师自成立之时而始,便一直对外作战,从未将矛头对准国内,即便剿灭的海盗绝大部分都是汉人,却因为其早已落草为寇,不算是大唐之国民,所以公墓的山坡上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书“精忠报国”四个大字,令水师之声誉在民间得到广泛支持。

  裴行俭在镇公署一直忙碌至现在,眼瞅着天色已然黑下去,桌案上燃起蜡烛,这才放下手中的毛笔,起身来到窗前,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伸了个懒腰。

  一阵疲惫袭来,腹中空空如也,雷鸣一般响了起来……

  正巧苏定方与上官仪自外头走进来,裴行俭连忙上前相迎,而后吩咐书吏准备了一桌酒菜,三人就在这值房之内,享用晚膳。

  推杯换盏之间,三人心情都格外舒畅。

  这一场忽如起来的变故,使得局势陡然紧张,若是不能好生处置,其后续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不仅裴行俭与苏定方难逃罪责,就连尚在关中的房俊都要受到牵扯。

  这根本就是冲着房俊使出的阴谋……

  不过幸好,张明圃百密一疏,留下了王敬训这个破绽,被裴行俭紧紧的捏在手里,就此破局。

  也算不得破局,毕竟丢失的震天雷尚未找到,房俊还是要担负一定的责任,不过比起先前的险恶局势,却已经微不足道。

  裴行俭敬了苏定方一杯,笑道:“张明圃这一马放得好,如此一来局势顿失紧迫之感,长安那边更能够转圜腾挪,不必使得陛下直面此事背后之主使,否则纵然案件彻底告破,陛下也不会高兴。现在则大不相同,虽然此案无法追查到最后主使,却是陛下愿意看到的,而且二郎因此受罚,陛下心中难免有所亏欠,有些时候咄咄逼人未必能够成事,憨厚糊涂却也未必吃亏。”

  苏定方干了杯中酒,略微叹了口气,道:“以前,某身在军中,刚烈秉直,眼里不揉沙子,只知上阵杀敌、忠君爱国,却始终不得重用,有志不得伸展,直至年届不惑,方才懂得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得到二郎之举荐、陛下之信重,官路亨通平步青云,却也丢失了一些曾经执着的信念,倒也不知是好是坏,时常嗟叹迷惘……”

  理想是高尚的,而现实却太过残酷。

  有些人坚持信念矢志不渝,哪怕生不逢时命运蹉跎,却能留下千古美名;有些人碍于世情不得不和光同尘,倒是能够放开手脚干出一番事业,却也丢失了最珍贵的坚持。

  孰优孰劣?

  谁对谁错?

  谁也不能分清。

  一旁的上官仪沉默一下,轻声道:“吾等生而为人,俯仰无愧于天地即可。待到百年之后、盖棺定论之时,能够在青史之中留下一鳞半爪,便不枉此生矣。”
天唐锦绣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tiantangjinx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黎明之剑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