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卷 第369章 巧合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 | 作者:老魔童 | 更新时间:2019-07-09 23:25:4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百炼飞升录修罗武神校花的贴身高手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牧神记(牧神纪)绝品邪少造化之王最佳女婿天神诀
  第369章



  从陆韶颜那里离开后,林雾便回到了家中,不过并没有让父母发现,他之前离开的理由是出去旅游,估计要一到两个月才能回家。



  没想到这次的地狱之行这么顺利,只是不到一周时间就回来了。



  林雾回家暗中看望了父母,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又叫来了他之前安排用来暗中保护的那两个封侯级鬼怪,吩咐了一番,又留下了十余件封公级鬼魂的阴物,足以让他们完全觉醒,达到封公级层次,那两人顿时感激涕零,当场就给林雾跪下了。



  在这苏市,有两位封公级实力的保镖在暗中保护,又有陆韶颜坐镇,除非是第一阶梯强者来袭,否则也伤不了他父母。



  至于第一阶梯强者,整个地球的第一阶梯使者也不过屈指可数,又怎么会来这里偷袭两个凡人?



  在外界看来,林雾早被夺舍了,体内的灵魂是另一个人,顶多是因为前身记忆碎片的缘故,才会稍微照顾与前身有关系的凡人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有谁来对付两个凡人。



  离开家里之后,林雾又去了楼下。



  “你回来了。”



  萧秦从空气中浮现出来,随即惊讶地打量了一下林雾,愕然道:“你这是……万劫不灭?难不成你吸收了情皇的帝心?”



  林雾笑了笑,点头道:“对,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特别帅。”



  萧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嘟囔般地小声说道:“就那样吧……”



  她咳嗽一声,转移话题似地说道:“对了,你居然能吸收情皇的帝心?情皇的帝心上留有他的意志,你能破除?”



  林雾没有回答她,而是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和情皇的过节很深吗?”



  萧秦微微一怔,看了他一眼,说道:“是有过节,但不算深吧……”



  “和我说说?”林雾说道。



  萧秦沉默了一下,说道:“告诉你也没什么,当初我不是和你说过,之所以叫萧秦,是因为父亲姓萧,母亲姓秦吗?我父亲其实是用的假名,他其实是当年的十大勾魂使家族之一的吕家嫡系子弟,只是厌恶他原来的那个妻子,所以才化名姓萧,和我母亲生下了我。”



  “当年的吕家与如今的上四家一样,对于血脉的纯正极其重视,绝不允许血脉流传出去,一旦发现后代与外人通婚,就会斩草除根。”



  萧秦冷冷道:“所以,当初我父母生下我之后,没过多久,吕家就派人来杀了我的母亲,若非父亲用我和家中仆人的女人调换了,恐怕我也会被清除。”



  “但因为我是妖孽化身的缘故,生来就是天煞孤星,命运一直让我经受苦难,试图让我绝望,若非寒蝉天机游历世间的时候,看出了我是妖孽化身,悉心教导了我一段时间,恐怕我就对这世间充满怨憎了。”



  “寒蝉天机告诉我,世间万物皆有一线生机,即便是妖孽,只要自身的大执念能够压制住妖孽本能,也未必一定会受到本能的驱使去祸乱人间,所以她愿意教导我,给我一个机会,但倘若我死后,压制不住妖孽本能,她就会亲手灭掉我。”



  “就这样过了十几年之后,在某一天,机缘巧合之下,我还是被吕家的人认了出来,当时寒蝉天机身在地狱,即便是因果手段也来不及救我,就被吕家的人杀掉了我。”



  萧秦叹息一声,说道:“还好有寒蝉天机的引导和教化,我在死后形成了大执念,压制住了妖孽本能,而寒蝉天机也赶来带走了我的灵魂。”



  林雾恍然道:“难怪……原来你认识寒蝉天机……那后来呢?”



  “后来……我为了复仇,苦修数百年,登顶之后,便设计灭掉了吕家。”



  萧秦微微摇头,又说道:“不过,吕家毕竟是我父亲的家族,父亲虽然是吕家人,但在生前对我还是很好的,所以我还是允许吕家的血脉流传下去,只是不能姓吕,而是姓萧。”



  林雾轻轻点头,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和情皇有过节?”



  萧秦说道:“我父亲在离开吕家之前,和原来的妻子也生过一个女儿,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妹,她叫‘吕九月’,她死后从勾魂使变成了僵尸,后来我灭掉吕家之后,知道了她的存在,因为我有些愧对她,就隐藏身份帮了她,吕九月给我的感觉有点像父亲,所以就和她义结金兰当了姐妹,并且请人消除了她的记忆。”



  “消除记忆?”林雾忽然心里一动,看向九楼的那户人家。



  他还记得,这户人家之中有一个少女鬼魂,叫做邢婉儿,她的执念能力就可以消除记忆。



  “难道是那个邢婉儿?”林雾忍不住问道。



  萧秦沉吟了一下,说道:“应该是她吧,不过我也不确定。”



  “应该?”林雾诧异道。



  “当年我有一位好友,她也是封王级强者,封号‘梦音王’,她的大执念能力很神奇,不仅可以产生梦境迷幻,还可以消除别人的记忆,她还受过情皇的教导。”



  萧秦说道:“十八年前,复制之门出世的时候,她在那场大战中陨落了,后来我在这里遇到了邢婉儿,才怀疑她是梦音王的转世,而且邢婉儿对我的印象也很好,似乎很熟悉我一样,我就更相信她可能真的是我那好友的转世,所以我就留了下来。”



  林雾却是一怔,想起了他第一次灵魂出窍的经历。



  那时候他被镜中妖抽出了灵魂,在灵魂回到身体之前,吻了裴佳宁,把她的灵魂体所化的血液也喝进去了不少,相当于吸收了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灵魂碎片。



  当他的灵魂回到身躯之后,他也看到了那些灵魂碎片的记忆。(详情见120章)



  第一个记忆片段,是他和裴佳宁在教堂结婚的场景。



  当时裴佳宁在流着泪,似乎极度伤心,却没有人帮她擦眼泪,而站在裴佳宁对面的他,也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还在微笑着,当神父问裴佳宁是否愿遵从婚姻的誓言时,她虽然立刻大声回答了,但教堂内却没有听到回声和掌声。



  后来林雾推测,在那条时间线上,裴佳宁可能在结婚前就已经死了,只是鬼魂来了而已,所以才会这样。(详情见141章)



  至于第二个记忆片段,就是邢婉儿了。(详情见121章)



  当时的邢婉儿,在裴佳宁的面前弹着钢琴,似乎消除了某个人的记忆,然后又消除了她自己的记忆,还说一切都由她自己来承担。



  虽然林雾至今还是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裴佳宁到底要承担什么,但是……邢婉儿这种能够消除别人记忆的能力,是非常罕见的。



  现在听萧秦说的,邢婉儿的前世更有可能是一位封王!



  论年纪,邢婉儿比裴佳宁死的早一些,所以是十六七岁的年纪,但实际上她和裴佳宁的出生年月是差不多的。



  十八年前,安璇郡主和萧秦的那位好友‘梦音王’都陨落了。



  而这两人出生的日期,也恰好和十八年差不多!



  更让林雾感觉奇怪的是……地球这么大,中国这么大,与情皇有旧的梦音王,居然恰好转世在了他家的楼下?



  这种感觉,就好像邢婉儿的转世,是提前规划好的一样!



  而且不止如此,包括裴佳宁也是这样。



  裴佳宁几乎可以确定是安璇郡主的转世,她也恰好转世成为了裴佳宁,成为了林雾父亲的学生!



  太巧了。



  一个是巧合,两个是巧合,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难道还是巧合吗?



  “怎么了?”



  萧秦见林雾怔怔不语,不由得出声问道:“你想到什么了吗?”



  “好像猜到了什么,但又乱乱的,没有头绪。”林雾叹了口气,说道:“先不说这个了,你刚才说你请梦音王消除了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的记忆?”



  萧秦微微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毕竟,我灭了吕家,几乎灭了她全族,还夺走了吕家的血脉,这仇恨……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化解,所以也只能这样了,消除了吕九月记忆之后,让她忘了自己是吕家人,我又令诸多使者不得提及她的真实身份,所以才能和她以姐妹相处。”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九月居然对情皇极其魑魅,她知道我是狱王之后,还恳求我帮她认识情皇。”



  萧秦冷着脸说道:“但我与情皇交过手,我知道情皇这种人,是不可能对其他女人动感情的,注定是一去无回,所以我拒绝了九月的请求。”



  林雾不由得暗自腹诽,萧秦老婆,情皇转世就站你面前呢。



  “可是,九月却瞒着我,打我的名号独自去见了情皇。”



  萧秦微微蹙眉,冷着脸说道:“而那个情皇对这世间有大爱,生平最痛恨虚情假意之人,他与吕家也有旧,那吕愁就是情皇的手下,所以情皇见到九月之后,发现她的感情是建立在虚假的记忆,就将她的记忆恢复了!”



  林雾咳嗽一声,忍不住说道:“不是说,邢婉儿删除的记忆,是无法恢复的吗?”



  “那只是正常情况。”萧秦冷哼一声,咬着牙说道:“那情皇的灵魂境界太过恐怖,距离至高境界也就只差半步而已,即便是梦音王消除了九月的记忆,依然被他给恢复了。”



  “咳,那情皇真不是东西,竟然还管闲事。”林雾心虚地骂了自己的前世一句。



  萧秦看了他一眼,隐约感觉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随即叹息道:“九月的记忆恢复之后,发现我是她的灭族仇人,似乎崩溃了,她孤身闯入了一个无底牢狱内,待我派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只剩下灵魂了,我知道仇恨化解不了了,只好亲自送她离开了地狱,让她在一处隐秘之地安静生活,我也只能在暗中看望她,不敢现身。”



  林雾见萧秦一脸悲哀忧愁之色,不由得伸手抱住了她,低声道:“不怪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萧秦趴在他的怀里,沉默了许久,才低声道:“其实我也知道,谁都没错……情皇没错,九月也没错,都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但我……”



  “我懂的。”林雾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



  萧秦伸手抱紧了他,叹息道:“我并不后悔,只是觉得自己不该伤到九月的心,应该早点告诉她真相才是……”



  林雾沉默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恨情皇吗?”



  “也说不上恨,只是讨厌他而已。”萧秦摇摇头,说道:“要是真的恨他,当初我发现他麾下的使者吕愁时,就不会帮她稳固灵魂,而是直接灭掉她的灵魂了。”



  林雾咳嗽一下,说道:“我在你的宝库里,找到那吕愁的灵魂了,而且还帮她找回了身体。”



  萧秦先是微微一怔,随即说道:“也是,以你现在的实力,要杀那火妖的确没什么难度,不过,你该不会是和那吕愁也有什么关系了吧?既然你吸收了情皇的帝心,万劫小地狱那些使者,恐怕都会奉你为情皇的继承者,她喜欢你也正常。”



  “哪有,我怎么可能和吕愁有关系?”林雾连连摇头。



  不过,他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只是差点和洛登拉姆有关系……



  萧秦抬起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你问我恨不恨情皇?难道你以为我知道你是情皇继承人之后,我就会迁怒你吗?”



  “额……那你会吗?”林雾问道。



  “当然不会啊。”萧秦摇摇头,说道:“情皇是情皇,你是你,你只是吸收了他的帝心,我怎么会迁怒到你?”



  林雾揉了揉脸颊,忽然在萧秦的唇上亲了一口,说道:“那我给你说个秘密,你不要生气。”



  “什么?”萧秦疑惑道。



  “那个……”林雾咳嗽一声,说道:“我应该就是情皇转世……”



  “啊?”萧秦不由得一愣,傻眼地望着他。



  “我说的是真的。”



  林雾连忙说道:“你知道安璇郡主吧?其实她就是情皇的妻子,当初我之所以能在鬼市之门听到她遗留的声音,就是因为那是她留给情皇听的,而且我之所以能吸收情皇的帝心,并不是借助灵魂力量强行破除他遗留的意志,而那上面的意志根本就没有阻拦我,还有万劫小地狱的奈何桥石碑,情皇留在上面的执念,也只有我能听到。”



  “安璇郡主……原来如此……原来那个模样是安璇郡主……”



  萧秦怔怔地出神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竟然就是情皇转世……难怪你死后灵魂那么恐怖……嗯?也不对啊。”



  她忽然说道:“就算是万劫情皇,灵魂距离至高境界也有半步的距离,只是看到了至高的路而已,与你死后的那种层次,差距还是非常巨大,你就算是情皇转世,也不应该这么强啊。”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



  林雾摇摇头,又小心翼翼地说道:“先不说这个,我是情皇的转世,你该不会讨厌我吧?”



  萧秦看着他,沉默了一下,忽然仰头亲了他一下,无奈道:“那我能怎么办?我都已经是你妻子了,总不能不要你了吧?”



  林雾不由得笑了,伸手抱紧了她,说道:“放心吧,等我帮你拿回了身体,就带你们正式成婚。”



  “嗯……”萧秦轻轻地应了一声,随即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等等……们?带我们成婚?”



  林雾立刻转头看向窗外的阴沉天空,打了个哈哈:“今天天气不错嘛。”



  “行了,我早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萧秦没好气地说道:“在重生前,我嫁给你的时候,即便我恢复了原貌,你对我依然很好。”



  林雾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听隐帝说了,当时你是为了束缚住我,才变成安璇郡主的模样,和我结了冥婚,你恢复过原貌?”



  “当时是地狱提议的,让我变成安璇郡主的样子去迷惑你,把你骗到地狱,就去掉我在生死簿上的名字,我当时听说活阎罗的生死簿有了继承人,就答应了。”萧秦说道。



  “是活阎罗提议的。”林雾摇摇头,说道:“他还活着,就是白云省亡委会的那个崔老师,不过你当时不在地狱,不知道这个秘密也正常。”



  “居然真的还活着……”萧秦诧异道。



  林雾说道:“你说你恢复过原貌?我对你依然很好?”



  萧秦抑制住心中的诧异,点头道:“对,你来到地狱的当天,就忽然和我说,谢谢我。”



  “谢谢你?”林雾愕然道。



  萧秦点点头,说道:“当时我追问之后,你告诉我说:‘谢谢你变成她的样子,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我还是很开心,事到如今,我不能去见真正的她,所以……你变成她的样子,也算是为我弥补了遗憾’,大概就是这样,即便我恢复了原貌,你也依然把我当成妻子,所以我才真的对你有了感情。”



  林雾不由得喃喃道:“不能见真正的她?也就是……林嘉吗?为什么不能见?”



  他隐隐怀疑,或许这就关系着与他死后变得那般恐怖的原因,或者和裴佳宁不断重生也有关系。



  “我也不太清楚。”萧秦微微摇头,又说道:“你说林嘉?你不是说她是和裴佳宁灵魂分裂后的人格吗?难道裴佳宁就是安璇郡主的转世?”



  “现在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



  林雾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还是有很多不理解的,当初你重生之前,你还记得发生过什么吗?”



  萧秦摇摇头,说道:“不记得了,但我当时是被迷魂了,瞬间失去了意识,待我清醒之后,就发现自己回到了三年前,恐怕是你迷魂了我,才导致这么多人重生的吧。”



  林雾轻轻点头,沉默了半晌,摇头道:“算了,不想那么多了,等我见了林嘉,问清楚就知道了。”



  他又看了看萧秦,说道:“对了,你不是恢复过原貌吗?你原貌是什么样?我还没见过呢。”



  萧秦无奈道:“我也是为了防止生死簿感应我的因果,所以才不敢恢复原貌,顶多是让脸恢复而已,而且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几乎没人知道我的真正模样,更何况我是妖孽,等你成为地狱高层之后,必然会知道五十年前与大儒一起出现的那个妖孽的容貌,我怕你会讨厌我。”



  “怎么会?你恢复一下让我看看,我还没见过呢。”林雾摇头道。



  萧秦默默点头,随即抬起手,在脸上轻轻抹过之后,她的面容就变成了一张清丽秀气的小巧面孔,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气质温和高雅,犹如空谷幽兰,嘴唇旁边还有着一颗美人痣。



  “很漂亮嘛。”林雾笑了,低下头吻了她一下。



  萧秦叹了口气,说道:“可惜我现在只是一个鬼魂,并不是真正的肉身。”



  林雾捏了一下她的脸蛋,微笑道:“没关系,等我终极觉醒之后,就去逼迫那东帝交出你的肉身。”



  萧秦摇头道:“生死簿上还写着我的名字,即便给我肉身,我也不敢回去的,否则一旦肉身和灵魂合一,我就无法断绝因果了,必然会被生死簿抹掉灵魂。”



  林雾笑了笑,说道:“放心吧,等我从血月古堡回来,正好要去见见那活阎罗,到时候就让他把你的名字去掉。”



  “你要小心。”萧秦沉默了一下,说道:“大不了我换一具肉身也没什么。”



  “没事的。”



  林雾微微摇头,“活阎罗是林嘉的老师,又是愿意为了众生牺牲自己的人,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



  ……



  离开家里之后,林雾也没急着去见那血族亲王‘阿瓦特·茨密希’,只是等着对方来找他,而后去了楼下。



  楼下正停着他的那辆车,也有不少日子没见裴佳宁了。



  林雾陪了裴佳宁一会儿之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一股脑地拿出了一大堆装着阴物的盒子,放在了车上。



  这些阴物的阴气都被吸收光了,只剩下执念残留,而且最差的也是封公级鬼魂留下的,完全可以让裴佳宁恢复分裂后的灵魂。



  之前就给她‘喂’了几件阴物,让她恢复到了封侯级水准。



  这次他带来了一大堆残留着执念的阴物,其中还有不少是极阴宝物,残留着终极灵魂的执念,完全可以让裴佳宁恢复到极高的层次。



  说不定还能恢复到终极层次,也不一定?



  不过,林雾根据裴佳宁吸收和消化的速度来看,恐怕再快也要几天之后了。



  这一天,由于那血族亲王‘阿瓦特·茨密希’还没有来,只是发了信息过来,要等到明天,所以林雾又在苏市待了一日。



  这一天,他还去找了江灵儿和忘忧公主两人洞房,以免百日之后,她们被红娘灭掉灵魂。



  这两人本来就对林雾有情,也都是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比他活得时间久多了,自然不会像小女生一样羞涩拒绝,更别说还关系着生死大事。



  当天,她们便和林雾洞房了。



  当然了,两人的洞房是分开的,上午是江灵儿,下午是忘忧公主。



  ……



  ……



  地狱。



  三生小地狱的狱王殿内。



  东帝端坐于殿内正上方的王座上,他浑身被朦胧的淡淡金色光辉所笼罩,看不清面容,但散发的压迫感却是足以令大殿内的所有人都为之臣服。



  “……那林雾已经回到了苏市,东帝大人。”



  下方使者汇报完之后,便恭敬地跪伏着。



  “那林雾若是在地狱,我还不敢拿他如何,但他居然还敢离开地狱……”东帝嗤笑一声,指尖轻叩着王座的扶手,轻声道:“不过,我不方便出手,听我命令的狱王也不能出手,他有万劫不灭之体,在封王之下,根本不可能杀死他……”



  “那就只有让她出手了。”



  东帝似乎做出了决定,冷笑一声,“那林雾若是知道杀他的人居然是她,恐怕也很吃惊吧。”



  ……



  次日,江南省边缘的一个城市内。



  林雾按照与那血族亲王约定的时间,瞬移出现在了这座城市最高的大厦顶楼上,静静等待着。



  过了片刻,一片漆黑深邃的暗影内,缓缓走出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棕发白种人男子,身材枯瘦犹如皮包骨头,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头发乱糟糟的,颇为颓废的样子,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像是黑夜降临一般,仿佛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最奇特的是他的双眸,散发着邪异的淡淡血光,在黑暗中格外明显。



  赫然是那血族亲王‘阿瓦特·茨密希’。



  “几天不见,没想到林先生又有突破。”阿瓦特·茨密希对林雾露出一丝笑意。



  “突破了,才更方便救你女儿出来,不是吗?”林雾转头看向他。



  阿瓦特·茨密希打量了一下林雾,说道:“林雾先生似乎变了不少?除了突破到伪终极层次之外,恐怕还有其他变化吧?”



  林雾随意道:“没什么,只是又吸收了一颗帝心而已,这点魅力对男性没什么用吧?”



  地狱内发生的事情,是不会随意外传的,特别是对于西方的势力来说,更是连渗透到地狱都近乎不可能。



  而林雾身为地狱最高层的使者,他的事情也是绝密,不可能随意外泄的。



  这阿瓦特·茨密希是西方血族亲王,也不可能知道他得到了情皇的万劫不灭之体,顶多以为是某种提升魅力的特殊帝心而已。



  “原来如此,没想到林先生居然有四大天赋,真是罕见。”



  阿瓦特·茨密希恍然点头,笑了笑,又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林先生方便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林雾看了他一眼,说道:“问。”



  “不知道您突破到伪终极的天赋,是哪一种呢?”阿瓦特·茨密希不禁注视着林雾,又补充道:“这对我们去血月古堡救出我女儿也是有影响的。”



  “是万物归虚。”林雾说道:“我现在忽视空间,也变得更容易了。”



  阿瓦特·茨密希闻言,眼神闪过一丝光芒,不由得笑道:“那太好了,相信有林先生在,一定能救出我那可怜的女儿。”



  “那我们现在出发?”林雾问道。



  阿瓦特·茨密希点头道:“那是当然,越快越好,等我们从血月古堡救出我女儿之后,我一定好好款待您。”

听说我死后超凶的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tingshuowosihouchaoxiongde/,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重生之独行刺客传承基地一等家丁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