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抱信小说网 > 巫师自远方来

第三卷 那正是圣十字的意志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这最后的,最初的恐怖

巫师自远方来 | 作者:空痕鬼彻 | 更新时间:2019-07-10 11:53: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万古天帝圣墟(圣虚)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手术直播间逆天透视眼修罗武神天神诀我的贴身校花神魂至尊
  帝都,在也许永远也不会终结的午夜,被灰蓝色的巨大旋涡所笼罩的帝都戈洛汶,已经变成了魔物们肆虐的乐园。



  废墟之间再没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只有不停涌动的魔物潮发出的冰裂般的嚎叫,还有挥舞着触手,暴戾肆虐的邪神躯壳。



  这种由庞大虚空之力凝聚而畸变成型的怪物,往往会成为某些虚空存在打破两界隔阂降临的突破口;但在整个虚空几乎都被圣十字吞噬殆尽的现在,剩下的也只是些早已坠落的“孤魂野鬼”而已。



  而这些庞大的怪物,也就变成了和腐尸魔没什么两样的低等魔物,肆虐着,蹂躏着所见的一切,渴求着一切鲜活的血肉。



  黑暗的帝都废墟之内,伴随着最后一点灰蓝色的光芒散去,从旋涡降临一直坚持下来的皇家巫师学院终于也被攻破。



  不分昼夜的血战,学院内的导师和学徒们早已灯尽油枯,本就只是剩余下来的物资也挥霍一空。



  小个子巫师一行的到来给了他们一线希望,但也同样带来了绝望…重新攻下帝都的成本太高,皇帝并不打算用常规手段,而是直接让巨龙将帝都焚成灰烬。



  这不算是什么太令人惊讶的结果,但也等于告诉他们坚守到现在的举动毫无意义,算是另一个让他们决定同归于尽的理由。



  在最后的寒冰屏障终于无法维持,破裂之后;负隅顽抗的帝都巫师们迅速被源源不断的腐尸魔淹没,再也没有了踪影。



  但这些凄厉的惨叫声,并没有令塞廖尔感到任何的欢欣愉悦去;



  恰恰相反,他现在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烦躁。



  面对近乎不死的艾克哈特·德萨利昂,或者说这个靠着小聪明将自己同时与圣十字与圣杯之力连接在一起的空壳,无法彻底打开两界屏障的塞廖尔,的确没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就算自己杀死他一万遍,这个可憎的臭虫还是会复活一万零一遍继续恶心自己,就像…那个圣十字的狗。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干扰,塞廖尔其实并不在乎继续甚至永远这么下去,直至旋涡扩散,这个世界被虚空侵蚀殆尽为止——虚空中的意志与物质世界最大的分别,就是没什么时间概念。



  为了谋划今天的这一切,塞廖尔等候了数百年,甚至在虚空中将一切的可能重复了上千次,万次;眼前的这点小小阻碍,甚至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真正的威胁,是洛伦·都灵。



  那个该死的异乡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哪怕塞廖尔再如何对他的实力不屑一顾,可握在洛伦手中的另一只圣杯是他无法忽略的。



  没有两只圣杯,他就无法真正打开两界屏障,让两界真正融合,摧毁圣十字的根基——做不到这一点,即便是黑十字也不过是一个坠落的邪神而已。



  并且塞廖尔总觉得面前这个顶着“艾克哈特”意识的空壳,很可能并不是仅仅打算阻挠自己,而是还有着不为自己所知的目的。



  “……只有陛下,真正了解这个世界,拥有能将这个世界带向更好未来的力量……”



  “……他才是有资格去统治这个世界的人,成为所有帝国人乃至整个世界的信仰;他…才应该加冕为神……”



  臭虫的狂妄之语,塞廖尔原本没放在心上;但现在看起来,也许真的有警惕的必要。



  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轰——!”



  翻滚的黑雾在艾克哈特周围卷起,不断的试图突破他的防御。



  面色微变的艾克哈特反手将黑雾挥散,指尖无意中被些许没来及散去的黑雾擦过,身体便像是触电般一阵颤栗,恐怖而残酷的景象在他意识中一闪而过。



  对虚空中的存在而言意识就是身体,讯息就是力量——哪怕只是一闪而过的幻象,也仿佛是亲眼所见绝望的老妇拼命的扒着自己的身体,垂死嚎叫。



  片刻的错愕,立刻暴露出更多的破绽,更多的黑雾突破了艾克哈特的防御,侵入他的身体。



  “嗯——!!!!!”



  面色不变的艾克哈特踉跄一步,强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站稳,同时扬起手臂将远远不断迫近的黑雾挥散。



  但…已经太迟了。



  源源不断的黑雾已经疯狂撕开他身体的防御,涌入艾克哈特的意识——死去的艾克哈特身体不过是靠圣十字之力维系的空壳,尚未散去的意识才是他的本源。



  哪怕靠着物质世界的绝对法则,可以抵挡虚空之力的侵袭;但面对黑十字的虚空之力,不论艾克哈特还是圣十字…都是只能被绝对碾压的,蝼蚁级别的存在。



  强者凌驾,容纳乃至肆意蹂躏弱者,同样是虚空世界的法则!



  数不清的恐怖景象如同交织的蛛网般,随黑雾将艾克哈特的意识彻底包裹其中。



  站在黑暗中的艾克哈特,待到再次睁眼时,一切……



  都静止了。



  艾克哈特发现自己正孤身一人站在完好无损的圣殿之内,空荡荡的殿堂内,已经寻不到黑十字塞廖尔的身影。



  梦境世界…这一点并不难察觉,甚至对于其中的原理艾克哈特都有所了解,甚至应该如何从梦境世界中逃脱,他也很清楚该如何……



  “你知道这座圣殿的地砖数目吗?”



  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饶是艾克哈特也不由得微微颤栗。



  他回首望去,那站在圣殿门前的小小身影正冷漠的与自己对视着;鲜艳如火的头发打理的干净整洁,一双赤瞳纯洁如宝石般,不染尘埃。



  “再清楚不过。”艾克哈特冷漠应对。



  “怎么可能?”少年…或者说几十年前的艾克哈特·德萨利昂质问:“你看不清所有的,不论记得多少,看到后面总会忘记。”



  “那就不要用看的。”艾克哈特摇头:“用另一种方式,就能知道圣殿地砖的总数。”



  “睁开双眼,世界在你眼前;闭上双眼,你就是世界。”



  “是吗?”少年眨眨眼睛:



  “但是闭上眼睛,我就看不见夏洛特祖母了。”



  “夏洛特祖母,她不在这里。”



  “哦,那在哪儿?”



  “你知道她在哪儿。”



  低声开口的艾克哈特,声音已经在微微颤抖:“这里…不是她的临终之地。”



  “啊,我想起来了。”少年恍然惊醒:“我亲眼看见了,父亲跪在夏洛特祖母床前,和祖母争吵。”



  “对,他们争吵起来了,吵得太厉害了,然后祖母就睡着了,然后…然后就…就……”



  “就…如何了……”



  艾克哈特的声音颤抖…当这个情景出现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塞廖尔的恶毒用心。



  想要逃脱梦境世界只有两种方式,要么暴力破解,要么干掉创造梦境世界的存在,要么找到其专门设置的“钥匙”。



  以艾克哈特的力量,前两者都不可能…面对黑十字的虚空之力,即便圣十字也是被对方碾压的存在。



  于是,他只有第三条路…找到钥匙。



  而塞廖尔精心设计的钥匙,就是自己。



  更准确的说是直面自己内心深处,那影响最深,也最最可怕的记忆。



  最深刻,最初的“恐怖”。



  “是父亲…亲手杀死了祖母。”少年苦思冥想的回忆着:



  “而我就在一旁看着,亲眼所见并且…没有任何动作。”



  “不是因为恐惧,激动或者害怕,而是因为…因为父亲是个软弱之人,父亲能够让夏洛特祖母治下动荡的帝国稳定下来,因为父亲那平庸的才智更容易…被我…操纵……”



  “我…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害死了夏洛特祖母。”



  少年像是有些吃力的回忆着,用稚嫩的嗓音说着可怕的故事。



  “但我还有父亲,站的这么远,我就听不见父亲在说些什么了。”



  “对。”艾克哈特微微颔首,冰冷的手脚都在微微颤抖:



  “所以你也不在这里。”



  “那我站在哪儿?”



  “你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吗?”



  “我忘记了,那天我去的太晚,去的时候人好多好多。”



  “不,去的人不多,太多的话你数不清圣殿里究竟有多少地砖的。”艾克哈特摇头,表情开始恍惚,无措。



  “哦,我想起来了,那天去的人不多,但是门外面有好多好多。”少年又恍然大悟:“那天是祖母的葬礼,他们都站在门外面。”



  “他们为什么站在门外面?”



  “因为…因为…因为……”



  少年的表情陷入冥思苦想,似乎记忆陷入了某种彼此冲突矛盾的局面,就好像同样的事情以完全不同的样貌,发生了两次。



  同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两次,那么就一定有一个是虚假的,是当时的自己编造或者幻想出来,蒙骗尚且年幼的自己。



  “父亲当时只是喊了自己一声,那些人就立刻分开,给自己让出了道路…那样的情景,我是第一次见。”



  一声命令,令行禁止的众人,让开的整整齐齐的道路……



  当时圣殿内站着的都是什么人,已经呼之欲出了。



  “所以…他们要站在门外?”拼命强作镇定的艾克哈特,此时此刻从头到脚,都在不住的颤栗。



  梦境世界是分割出来的虚空之界,真正在颤栗的并不是名为艾克哈特的躯壳,而是他的意识和灵魂。



  被直取内心最深处秘密的恐惧,不亚于剖腹剜心!



  “因为…因为他们也来晚了。”少年拼命的回忆着,像是一柄匕首,一点点的捅进艾克哈特的心脏。



  “因为门内的人…不想让他们进来,他们用尽了办法,将门外的人通通挡在了外面,不让他们进来。”



  “站在门外的,是不想让父亲继位的人;有好多是我认识的人,还有我的亲人;”



  “站在门内的,是想让父亲继位的人;有好多我不认识的人,还有我的仆人;”



  “门外的人,手无寸铁;”



  “门内的人,全副武装;”



  “门外的人想要进来,被门内的人挡住了,他们…没有进来,都在门外…睡着了。”



  少年稚嫩的嗓音,逐渐变得冷漠:“在他们自己的血里,睡着了。”



  “他们一个都没能闯进去,父亲,夏洛特祖母…他们被门内的人保护的很好。”



  “他们很安全。”



  颤栗不止的艾克哈特微微颔首,他必须继续问下去:“还有别人…知道这件事吗?”



  少年摇头,表情很是确信:“没有人知道了。”



  “为什么?”



  “因为知情的人都不在了,门内的门外的,还有有牵扯的,他们都不在了。”



  “夏洛特祖母睡着了,父亲知道,但父亲不敢说。”



  艾克哈特又点点头:“所以你在一切尘埃落地之后,来到了圣殿,见到了父亲。”



  “是这样的。”少年点点头,嘴角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容:“我是最后一个来的,等我来的时候事情都已经结束了;等我到的时候,父亲正跪在夏洛特祖母身边。



  “门内的人整整齐齐的站着,父亲一句话,就让他们分开,给我让出了一条道路。”



  紧咬着牙关,已经无法维持镇定的艾克哈特低喘着粗气开口:



  “那么…你知道这座圣殿的地砖数目吗?”



  少年认真的点头,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你并不能看清所有。”



  “那就不要用看的,用另一种方式,就能知道圣殿地砖的总数。”少年开口:“我只需要知道,每一块地砖上站着一双脚,所以我只要知道门内有多少人就可以了。”



  “而我很清楚门内有多少人,因为……”



  “是我,让他们出现在这里的。”



  噗——!



  惊醒的艾克哈特浑身一震,缓缓低下头,一道犹如实质的黑雾化作长枪,从胸膛中心脏的位置的刺入,贯穿后背。



  身体只是一副空壳,真正被撕开的,是艾克哈特倚靠圣杯的力量所构建的,保护自身意识存在的屏障。



  现在的他,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暴露在塞廖尔的虚空之力面前;他甚至能感受得到对方的力量开始侵蚀自己的身体,稍稍抬手便能让自己形神俱灭!



  “这…就是最后了。”



  塞廖尔话音落下的瞬间,支撑不住的艾克哈特终于跪倒在地。

巫师自远方来最新章节http://www.baoooo.com/wushiziyuanfanglai/,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太古至尊神爷是病娇,得宠着!异能神医在都市宇宙的边缘世界九天仙缘《鹰掠九天》科技大仙宗邪少的贵妃娘娘獒唐这个王妃很米虫